□記者 杜文育文圖
  本報許昌訊5月8日,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員、考古發掘領隊李占揚,接受大河報記者專訪時透露,許昌靈井鎮許昌人遺址考古發掘又有重大發現——在同一探方出土了第二顆10萬年前的“許昌人”2號古人類頭骨化石。
  “許昌人”1號旁再次出土頭骨化石
  今年4月,由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主持發掘的靈井許昌人遺址,新出土了27塊古人類頭骨化石斷塊,有完整的枕骨、部分頂骨、眉脊、面骨和顱底骨等,骨骼多數可拼接複原。其中,面骨和顱底骨屬首次發現。
  這批新發現的化石,分佈在9號探方西部約3平方米的範圍內,和此前發現的“許昌人”頭骨化石相距較近,屬同一地層,年代測定距今10萬年左右。
  李占揚介紹,2007年年底出土的16塊古人類頭骨斷塊,因處在現代人起源敏感時段的10萬年前而引起學術界高度關註。之後,該頭骨被命名為“許昌人”,並被評為當年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之一。
  次年,在9號探方東部的地層中,又找到12塊屬同一個體的頭骨斷塊。兩次出土的斷塊,已成功複原一顆基本完好的古人類頭骨化石標本。
  但隨後幾年,9號探方內積水較多,不利於繼續發掘,考古發掘工作轉向較高位置的10號、11號和12號探方,雖然在石器類型上有所增加,動物化石也出現了一些新種類,但新的人骨化石卻一直未再出現。
  近期,靈井地區旱災嚴重,地下水位大幅下降,利用這一難得的機會,在對9號探方的繼續發掘中,又有了新的收穫。
  “許昌人2號頭骨”或是古人食腦證據
  這次出土的古人類化石,根據化石斷塊在人體解剖部位上重覆出現的情況,推定化石來自另一個體。
  4月2日,經中科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吳秀傑研究員和趙忠義高級工程師現場觀察,確認是一新的古人類頭骨。根據專家建議,新發現的頭骨可稱為“許昌人2號頭骨”,以區別於此前的“許昌人1號頭骨”。
  專家認為,2號頭骨和1號頭骨一樣重要,它不僅為遺址增加了新的人科成員,而且在研究中可以互相印證和參照,最大限度地修正已取得的認識。比如1號頭骨的腦量非常大,現可通過2號頭骨腦量的測量對比,知道這一現象是個例還是群體中的普遍現象。
  更為珍貴的是,在頭骨內壁發現有成組的石片劃痕,可能是古人食腦或其他行為最直接的證據。
  新的古人類化石再次出現仍可期待
  今年是靈井許昌人遺址的第10個考古發掘年份,已發掘面積近450平方米,完成發掘的面積僅120平方米,而整個遺址面積在3萬平方米以上。
  在同一探方出土兩顆10萬年前的古人類頭骨,在世界範圍內也是罕見的。李占揚說,目前正在發掘9號探方以西及與之相鄰的13號和14號探方,因為這兩個探方仍在被推斷的埋藏人類化石的範圍內,期待新的古人類化石再次出現。
  靈井許昌人遺址已公佈為第七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截至目前,該遺址已出土數以萬計的石器和哺乳動物化石。遺址性質為古人類在泉水邊屠宰動物、製作石器或其他工具的工作營地。除兩顆“許昌人”頭骨化石外,還有眾多石器和哺乳動物化石。
  李占揚表示,頭骨化石的發現,對於研究東亞古人類演化和中國現代人起源具有重要意義;出土的大量細石器、微型鳥雕和早期陶片,時代距今1.35萬年,對於研究中國北方陶器的起源、新舊石器時代過渡也十分重要。
  “十年磨一劍”,經過堅持不懈的發掘和研究,靈井許昌人遺址已在探究中國現代人起源、雕刻藝術起源和華北地區陶器的起源等方面取得重大進展,靈井許昌人遺址已成為世界上最為重要的古人類遺址之一。
  靈井“許昌人”衝擊現代人化石“非洲起源說”
  現在,生活在世界各地的黃、白、黑等人種,其起源問題是學術界長期爭論的一個焦點問題。
  人類的起源和現代人的起源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現代人的起源是指早期人類怎樣演變成現在生活在世界各地的人的問題,是從人到人的問題,它是人類演化過程中最近的一段;而人類的起源則是指古猿怎樣演變成人的問題,是從猿到人的問題。
  現代人的起源有兩種理論,一種是“單一地區起源說”,認為現代人是非洲南部的早期智人侵入世界各地而形成的;另一種是“多地區起源說”,認為亞、非、歐各洲的現代人是由當地的早期智人以至猿人演化而來的。兩種理論爭論的中心問題是:現代人起源於非洲的早期智人,還是起源於各洲早期智人以至猿人。
  1987年初,美國伯克利大學的卡恩等幾位研究者提出了“夏娃理論”。他們選擇了祖先來自非洲、歐洲、中東、亞洲、新幾內亞和澳大利亞的147位婦女,分析了她們胎盤細胞內的線粒體的DNA,該DNA只有母體遺傳,不像細胞核的DNA由雙親遺傳,因而其追溯過程最後會導向一位單一的女性祖先。
  最終,卡恩等人認為所有嬰兒的線粒體的DNA最後都追蹤到約20萬年前的一個非洲婦女,她可理解為現代人的祖先。大約13萬年前,她的一群後裔離開非洲分散到世界各地,取代了當地的土著人。這一說法被稱為“線粒體夏娃假說”。
  從1998年開始,中國遺傳學家分析了中國的現代人的基因變異,得出結論認為,有些來自非洲的現代人在6萬年前來到中國,取代了當時生活在這裡的古人類。
  這兩種觀點長期對峙,“非洲起源說”占據上風。因為在“許昌人”發現以前,已知最早的兩塊現代人化石都出自南部非洲,被認為早於10萬年前,被“非洲起源說”的擁護者們用以作為主要證據支持。
  李占揚表示,“許昌人”頭骨化石的出現,無疑對“非洲起源說”構成了不可迴避的衝擊。  (原標題:靈井出土第二顆古人類頭骨化石兩個“許昌人”可以互相印證和參照,修正已取得的認識)
創作者介紹

墊子

mq46mqej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